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制度是个大问题,因为制度是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是一种约束性的现代社会秩序和规则,是人作为现代社会中的个体必须遵奉的底线。对人而言,制度既是规范,又是保障。离开了制度或不讲制度,社会就会倒回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,人也会变为茹毛饮血的原始人。
 
制度通常分为政治、经济或法律构架等正式制度和文化、习俗、伦理、道德、宗教、惯例或潜规则等非正式制度。一般认为,正式的制度是随着国家和阶级的产生而出现,而非正式制度从早期人类开始集聚在一起生活就有了。在浩荡的历史长河中,制度随着社会的向前演讲而不断发展,作为国家基本行为规范的正式制度,大致经历了从奴隶制度到皇权专制制度再到民主宪政制度三个阶段。
 
制度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,首先是人创造了制度,但更重要的,是制度创造了人。或者说,有什么样的制度,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民。在坏的制度里,人的思想受压制,自由被束缚,正当的权利无法保障,只能沦为跪着的动物,社会也常常是死水一潭;而在一个好的制度里,每一个人在平等和公正的环境中得到全面而自由的发展,全社会创造财富的要素最大优化,创新创业的源泉充分涌流,社会也有了最直接的进步。
 
因此,建立一个好的制度非常重要。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,坏的制度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,甚至会走向反面。制定制度需要承认并尊重制度发展的一般规律和基本价值。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制度和以民主为取向的政治制度,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,也是社会从古到今、从旧到新、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递进中的经验总结,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实行并证明行之有效,就要大胆“拿来”,充分借鉴。
 
制度是个大问题,因为制度既然是全社会的行为规范,那么它就应该最大程度地体现原则、正义、道德。从另外一个角度讲,制度的目的也是在于防范不公平、不正义,在于限制权力,把权力放进“笼子”里,防止以公权谋私利。但有时候制度又是一把“双刃剑”,它既可以以制度的形式防止权力寻租,也可以以制度的形式使权力寻租合法化,使权力成为特权。
 
所以,制度的制定还是一个博弈的过程,每个参与者试图实现他现在或未来的最佳状态。但无论如何,制度的制定必须是最大多数人参与或代表最大多人参与的博弈,即需要民主作为支撑,或者说通过民主的方式去制定,才能体现最大公约数,实现最高权威性,才能使制度达到理想中的均衡状态,成为天平的两端而非尺蠖的两端。
 
制度是个大问题,但是制度制定了并不是一劳永逸,万事大吉。一方面,要防止有章不循,导致有章不循比无章可循的影响更坏;另一方面,要防止人们对制度的漠视和变通,造成制度执行的弹性,甚至使制度蜕变为潜规则。因此,必须通过政党、立法、司法、舆论等多种途径加强对制度执行的监督。
 
制度还应该具有根本性、长期性、稳定性,不能朝令夕改,不能随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,随领导人注意力和观点的改变而改变。特别是“努力限定与约束政府官员的权力,以防止或救济对应予保障的私人领域的不恰当侵损,以预防随意的暴政统治”等公法制度,必须通过国家意志予以保障,并设置制度修改的壁垒,使制度的修改甚至比建立一个新制度更难。
话题:



0

推荐

杨峻

杨峻

7篇文章 1次访问 45分钟前更新

男,湖南永州人,“70后”,工商管理硕士,政经文化学者、特约评论员,曾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南风窗》、湖南省委《决策天地》等国家、省刊物上发表多篇经济社会发展理论研究文章,产生一定影响。出版专著《三十而言》《像爱一棵树一样地爱你》。为潇湘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,中国技术经济学会投融资分会会员,湖南《红网》“论道湖南”、湖湘智库联盟等智库专家和企业顾问。

文章